首页 > 货架

大同方言数来宝台词 谁知道大同数来宝“家丑外扬”的台词?

时间:2022-10-05 19:00:47 浏览量:46364

大同方言数来宝台词 谁知道大同数来宝“家丑外扬”的台词?

谁知道大同数来宝“家丑外扬”的台词?

甲:各位女士先生大家好,

呀灰的,咋忘了先给家问领导了,

请领导们千万甭见笑,

下面有,我给大家作汇报。

我汇报的题目叫“战鼓擂”,

说世界上,究竟人和圪闹是谁怕谁?

在各级领导正确的领导下,

在几个会议精神的鼓舞下,

在主管部门大力的支持下,

在兄弟单位无私的援助下,

在有关人员共同的配合下,

在全体同志辛勤的努力下,

我们这么一下,那么一下,

一独气突击了好几下,

经过倩倩儿整治了三几下,

现在基本上,彻底解决了脏乱差。

哈哈哈…………。

乙:妈呀!这后生笑得咋这么圪剩,

是不是跑到这儿发癔症,

看这鼻子忽囊眼圪抽,

听听这一气的瞎胡诌。

甲:你说不诌该咋办?

这前脚整治后脚儿犯,

我看我们那儿也就这个灰蓝蛋了,

应付一下上面儿快快儿算了!

东风吹乙:(白)快别吹了!

“三项整治”刚见好,

可不敢早早就告草,

市领导的决心这么大,

你咋给家跑到这儿说假话?

脏、乱、差这是个老问题,

这得撑稳押住甭太急,

既然这个《实施方案》已经定,

你就预先考虑到长期性吧。

甲:耐长耐短让他寻别人,

我可是贵贱干不成了,

故意儿组织了个“维护队”,

这算没事儿找事儿活受罪。

没想到人们的素质那么差,

可惜了了上面那钱白花了!

我这队长说啥得让别人替,

省得一天尽跟那鬼生气!

乙:那气啥?

甲:你说刚安的电话还没且打,

揪撅得啥也不是啥了,

刚挂的灯箱还没且亮,

十字八绽划得倒不像样了,

刚铺的草坪还没且完,

逮住啥也给你往上蛮,

刚栽的小树还没且绿,

不知道让谁倒给彻根锯了,

好好的花盆儿刚一摆,

有人倒上去给拿脚踩了,

新新的座椅还没且坐,

吃完啥也给你往上唾,

唾完还要给你乱圪和,

祸害完再也就没办法坐了,讨吃货!

乙:这些人灰得都不着边儿,

真可是缺德带冒烟儿,

好好的东西硬闹坏,

你说这毛病赖不赖!

甲:这不年前才修了条大马路,

不知多会儿两边儿给卖开肉了!

现杀鸡,现宰羊,

肠肠肚肚儿挂一墙,

洗鱼的脏水顺街倒,

呛得人不敢往前靠,

结果行人上了便车道,

自行车占了汽车道,

汽车又开进了人行道,

人堵得汽车又往后倒,

倒得又碾翻了下水道,

下水道的脏水又往上冒,

长长儿流了一街道,

挡得那上班的尽迟到了,

到头来人车挤得全乱套了,

就看见,卖菜的里面瞎胡绕!

乙:你说的这些现象的确有,

这得加大力度往过扭,

交通秩序要太混乱,

影响得啥事也不好办!

甲:这大面儿处有时候还正好管,

着急了人们怕罚款,

只要是管理部门儿一出动,

费点事儿总还是能理顺。

最怕的就是那居民区,

啥事都往那一块儿拘,

尤其是那犄角儿旮旯背阴巷儿,

整治了几回也不像个样儿!

不知道住了些啥个人,

一个儿跟一个儿还灰折腾。

老的是指甲吃西瓜,

小的是可地屙巴巴,

男的是背转身儿就尿,

女的是出门就倒圪闹,

那圪闹和尿再要一发酵,

你想想那是个啥味道!

乙:这个味道不用想了,

听得我这后背咋这么发痒!

你说一个儿的地方都不维护,

不知道这辈子咋居住呀

,战鼓擂……甲:我看人家也没觉得有问题,

常圪钻在跟前还下盘棋,

我看人家住得还挺习惯,

常圪蹴在上面儿吃早饭。

吃早饭顿儿就瓣儿蒜,

在那削面碗里还放颗蛋,

而苍蝇飞还是牛牛儿蹿,

呼噜呼噜吃得呀那才倩呢!

乙:(白)妈呀!恶心死了!这不得病咋呀?

我估计那儿住了些包工队儿,

大概城里的人我看没那个事儿!

甲:你说城里的人?嘿嘿我看也寡!

比村儿里的习惯也好不在哪!

你就说我给家负责的那片楼,

这地点不大也可犯愁呢。

你咋维护也闹不住,

真把那人快气破肚呀!

那天我顺住楼房转了一遭,

结果最低有十来个尿旮旯,

还不住气儿地往上羼,

别提那图案有多难看了!

气得我还当了回假警察,

想好好把那尿尿的罚一罚。

我带好袖标往前了,

正有个灰鬼准备尿,

我看他那两腿刚一叉,

就亮亮喊了声“你干啥”!

那后生让吓了一大跳,

反而失姿赖害地冲我笑,

闹得我不但不能罚,

还让倒倒儿打了我一耙!

(同普话)

“做啥呀做啥呀别诈唬,

您儿好好看看我尿了吗?

不就是在这儿站了站,

咋?一个儿的还不让我看一看?”

乙:(白)这可碰上软灰啦,那咋呀?

甲:只好站在一边等一等,

谁让咱出台出得猛了!

“对,看一看又没错误,

那我一个儿慢慢往净除吧!

(白)走哇!以后想看回家看去!”

我拿来了笤帚取来了锹,

挨个打扫那些尿旮旯吧,

我把地下的巴巴刚撮完,

墙上又给你唾上痰了,

你刚把那痰迹除擦掉,

不知多会儿又贴上那灰广告了,

呀,贴得是一张摞一张,

也不知哪来的那么些祖传方,

那广告的内容快甭看,从里到外全糜烂了。

什么这个个卵呀那个个精,

流汤害水的真恶心。

好像大同人真的就这么败兴,

莫非啥病也不得就得性病呀!妨主的!甲:听说外国人来这儿绕了绕,

呛得人家赶紧戴口罩儿,

咱们哇达歇还挺失笑,

可人家那是一个劲儿地“NO,NO,NO”!

乙:灰啦,再也不来啦!

甲:说外国人大概有点儿穷讲究,

可国内的客人也不好受,

轮共接待了个会议没几天,

临走还给编了个顺口溜儿,

什么“天不下雨下煤面儿,

地上有井没井盖儿,

厕所的墙上画漫画儿,

树上长的是塑料袋儿,

数大同的姑娘最有派儿,

还就爱吃街上的羊肉串儿”!

乙:(白)这可让鼻低痛了!

说啥把这市容整一整,

要不然,跟这地位过于不相称,

好好把那意见听一听,

找一找到底是啥原因?

甲:我这心里也没少打来回,

说不清究竟是该怨谁。

你要说这事情没人管,

那一天到晚也可罚款来;

你要说这事情没人抓,

会上也是喊得“哇哇哇”;

你要说是市民的意识差,

可挑你点儿毛病也可会骂呢;

你要说是人们不自觉,

可一个儿家拾掇得挺利索,

想串串门子得先约定,

不换拖鞋还不让进,

赶完边走边给你揩脚印,

可一出门都变成那灰德性了!

乙:你说城市老就这么脏,

咋给你往来引外商?!

甲:你说交通秩序这么差,

咋跟人外商谈代价?!

乙:你说环境到处有污染,

那旅游项目是咋发展?!

甲:你这垃圾圪闹一大滩,

咋跟家接轨是咋“入关”呀?!

乙:我看这道理也不用再多讲,

每个人都该想一想。

甲:想想一个儿有啥毛病,

改点儿这城市就立马净了。

乙:要净化城市先净心,

争取“三项治理”当标兵。

甲:当不了标兵也能行,

起码当他个好市民。

乙:市民公约要遵守,

脏乱差问题就好扭。

甲:多会儿扭得没人骂,

再把先进的牌子重新挂!

乙:要挂挂得他心坦然,

绝不为应付检查团!

甲:要挂挂得他心上亮,

各行其道路通畅!

乙:要挂挂得他心上美,

河道里再不流污水!

甲:要挂挂得他心不慌,

大街上变得亮堂堂!

乙:要挂挂得他心不颤,

社会秩序不再乱!

甲:要挂挂得他心不抖,

真正的典型到处有!

乙:有没有咱先挂个号,

争取这一天早来到。

甲:到那天说啥得把我叫,

我还要送你张大喜报!

合:为城市改造、换容换貌,

打好这一炮,初见成效咱一定要……

甲:你看那个家伙又那儿尿呢!

合:(白)咳!干啥呢!咋这么没调!